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休夫》休夫全本免费阅读 18禁 休夫调教

更新时间:2019-08-13 21:05:15

《休夫》休夫全本免费阅读 18禁 休夫调教 已完结

《休夫》

来源:作者:白衣素雪分类:职场主角:沈轻舞,顾靖风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休夫》的小说,是作者白衣素雪创作的职场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老女人,敢跟我争!” “我让你下给她的东西,你下了没,怎么不见动静?”只把房内的冬春与珊瑚打发了出去后,海棠咬着牙,发横的对着...展开

《休夫》免费试读

“老女人,敢跟我争!”

“我让你下给她的东西,你下了没,怎么不见动静?”只把房内的冬春与珊瑚打发了出去后,海棠咬着牙,发横的对着一旁的双喜厉声道。

“这种东西你除了加在糕点的染料中,旁的你能加在哪里,她素日里又不常吃那些东西,最近几天又在皇宫之中,我的手能够的多长,难不成还能够直接掰开了她的嘴,把你下的药塞进她的嘴巴里不成,你这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是打算在那儿给谁看。”

海棠只拍着桌子在那儿发狠对着双喜横眉立眼的,双喜最看不得她那副颐指气使的模样,只冷着脸,在一旁没好气的对着她说道。

“人头猪脑,你就不会加在她的胭脂或者口脂之中,这样的东西不比吃食,她总每日都要用的,真是笨的可以,就你这样的,怎么活到现在?”

“我活着靠的是手上功夫的真本事,一路生生死死刀口舔血下活下来的,不像你,除了会岔开双脚服侍男人,便没了别的,恶心!”

“你……”

海棠听得双喜如是说,开口便是一声的厉呵与怒骂,没好气的模样却也惹来了双喜的反击,尤其是最后那一句,海棠伸手便要打向双喜,这次双喜用了最快的速度直接接住了她打过来的手,随后一个反剪,便将她整个手被拧在身后,将其紧锢在了身后的桌子上,整个脸被硬生生的按在了紫檀木圆桌上,动弹不得。

“贱人,你造反啊!”

“再敢对我颐指气使,指手画脚的,小心我直接弄死了你,你算个什么东西,仗着有几分姿色,就敢这么使唤我,咱们谁比谁贱,自己没本事勾住男人,能够怪谁,只怪你本事不到家,还敢把气撒在我头上,一个细作对着男人动了情,你可真是能耐了!”

海棠吃痛,只扯高了嗓子对着双喜怒骂道,奈何自己的手被她牢牢的紧扣着,动弹不得,才在沈轻舞那儿受了气,回来又在双喜这儿吃了憋,恨在心头,若是能动,此时此刻,她生吞了双喜的人都有,心中所有的怒气都只想发泄在双喜的身上。

“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在海棠不再动弹之后,双喜放开了海棠,对着她警告道,随后离开了侧院。

海棠摸着被架红的手,银牙紧咬,一口恶气憋在心头,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便是除掉了双喜,这样一个不懂听话的人物,留在自己的身边就是个祸害!

烈日当空,树叶打着卷儿,树上蝉鸣声声,不住的扰着人,沈轻舞用完午膳抵不住困没多会便靠在冰丝枕席的床榻上沉沉的睡去,屋内放着冰,素心坐在春凳上为沈轻舞打着扇,扇着风,如今的她极为怕热,一点点热气恨不能烦的一天吃不下饭。

顾靖风的东西全都搬来了这里,外面日头毒,他便坐在临窗的书案前,翻看着手中的一封封书信,亦或者写着折子,埋首于案前,奋笔疾书。偶尔累了,抬头动动脖子时,亦会转向一旁,看着闭目沉睡着的沈轻舞,微微一笑。

直到书案前的书信物件全都处理完后,顾靖风伸手抻了抻脖子,活动了下筋骨,室内清凉,将积压了多日的信件处理完毕后,他亦感觉有些累了。

正巧看着沈轻舞睡的有些里,便挥退了素心,挪了挪身子便躺在了沈轻舞的身旁,手放在了她的腰际,摸着她凸起的肚子心中异常的安定,不大会,便也随着沈轻舞一同沉沉的睡去。

沈轻舞梦意朦胧之间,只觉得身后异常的热,那种陌生感让她满身紧觉,好容易翻了身入眼的便是顾靖风那张冷峻略带粗犷的脸,差点没吓了一跳。

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与顾靖风靠的那么近,蘅芜院住着的那几日他们虽同房而住,却不同床,记忆之中关于原身的记忆也只是在熄灯以后,黑暗朦胧之中的一些片段,那种悸动,只是模糊。

沈轻舞发现,男人的睫毛很长,长而卷翘,脸颊棱角分明,似刀刻斧削般,有着不一样的英挺俊俏,长年累月的风吹日晒,造就了如今的古铜的肤色,这样的一个男人,给人一种不一样的男子气概,沈轻舞看的仔细,只觉得越看眼前的这个男人,好像越发的好看一般,不自觉的便小鹿乱撞,连带着娇俏的脸蛋,亦是红扑扑的。

正看的入神时,眼前原还闭着眼像在沉睡的男人,嘴角微扬,在一旁不自觉的笑道“好看吗?你好像有点入迷?”

“我只是好奇,披了衣衫的人渣,到底是怎么掩盖那股酸臭的气息,你少自作多情,这世上好看的人比少还是怎么样。”

顾靖风一开口,差点没把沈轻舞吓一跳,睁开眼的那一刹那,顾靖风只看到一张惊慌失措的脸,不觉得展颜一笑,很是快活的模样。

沈轻舞只觉得像是被戏弄了一番,努着嘴,在那儿死鸭子嘴硬只收起了适才的满脸娇羞,不客气的回嘴道。

沈轻舞话一说完,顾靖风便朗声一笑“是嘛!你原来不是为了我争风吃醋的,所以才让人把东西都收拾到了这里,想多看我两眼,我刚才瞧见,你都脸红了,你说说,是不是这几个月,十分的想我?从前你都愿意告诉我的,怎么现在,反而羞怯了起来,倒像是个大姑娘一样!”

顾靖风发现,自从这次把海棠带回来后,自己的这位小娇妻便与从前越发的不同,脾气见长,可那骨子里透出来的那份玲珑,小女儿般的含羞带怯却也比从前更甚,从前她虽也爱与自己叽叽喳喳的像只喜鹊般谈天说地,却也像是被拘着,有些大家闺秀不该说的话,她亦是从来不说,现如今,像是被释放了天性一般,该说的,不该说的,总爱冒出来几句。

偶尔亦是让人哭笑不得,怀着孕的模样,双手叉腰的在那儿指使着人,越发让人觉得好玩,总忍不住的想要逗她一逗。

这不,自己的话音才落,小娇妻便已从鼻子里哼气出声“你可真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看你?你脸上是长了花,还是生了金子,我那是帮着你故意的给你那位小情人难堪,好让你英雄救美,让她对你死心塌地呢,你可别多想了,谁要拉着你同房,就为了多看你一眼!矫情!。”

“是,拉着我同房就为了看两眼,确实有些白瞎,倒不如,我们来做些什么?”

“禽兽!你果然是色中饿鬼,连我这样的你都不放过,你要脸不要脸!”

顾靖风逗弄沈轻舞上了瘾,故意的在她话语之中挑着语病,话一出口,小女人恨不能一蹦三尺远的,直往后退,更是拉紧了身上的中意,啐了他一口大骂道。

顾靖风笑的眉眼之间恨不能起了褶子,故意的靠向她,将她逼在了床角,背靠着床栏,在无路可退,只像个地痞无赖一般的调戏着沈轻舞道“明明是你自己邀约的我,怎么反过来还骂起我禽兽来了,若我是禽兽,你给禽兽怀了孩子,难不成你还是母兽?”

“呸,你给我出去,你找你那侧院的小妖精去,不许躺在我的床上胡说八道,教坏我的孩子!”

沈轻舞让顾靖风这三言两语给噎的半点说不出话,气恼的恨不得咬舌,无奈之下,只耍起了狠,想把这个无赖从自己的床上赶下去,只道自己不应该与海棠斗气,把这么个人给招进来,明明就是个闷葫芦的面瘫脸,怎么现在就好像是个豺狼虎豹一样的采花贼一样,悔不当初!

“再好的地没有农夫的努力的耕耘与上好的种子,也长不出庄稼,都说吃水不忘挖井人,你怎么还来个忘恩负义的,挺着大肚子,只说孩子是你的,却忘了我这个辛苦耕耘的庄稼人,你这样可当真不好!”

“你!”

第一次,沈轻舞见识到了这个男人的无赖嬉皮,这人竟然能把一堆的荤话,说的那样有理有据,她佩服,佩服之余,脸更是红的恨不得到了耳朵根,气结的她扬眉,再说不出反驳他的话,亦不想在与她据理力争下去,反正自己也说不过他!

动了气的沈轻舞转身不打算在理睬顾靖风,反正自己也说不过他,干脆闭嘴,想做起了哑巴,只是身子还没翻过去,整个人却已经让顾靖风带进了怀里,紧紧的搂着,她便是挣扎也不能够。

炽热的吻自沈轻舞的眼前落下时,她的耳边只听见那低咛着的一句话“我好想你,轻舞……”

她尚睁着一双凤眼,惊呆着,差一点忘记了如何呼吸。烫红着脸的脸颊,满脸的红晕,像极了一只熟透的苹果一样。

沈轻舞的手轻抵着顾靖风的宽厚的胸膛在她差点把自己憋死的时候,顾靖风放开了她,让她得以喘息。

“笨蛋,吸气你怎么都会忘记!”

若不是顾及着沈轻舞腹中的孩子,说不准,顾靖风便会控制不住的直接要了她,看着怀中小娇妻还傻傻愣愣的模样,顾靖风不住的好笑,对其道。

“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像个采花大盗似得,什么都会!”

“那你想不想,与我试一试!”

《休夫》精彩评论:

还有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情节,就是全家人要那个女孩去为她的还没谋面的丈夫自杀守贞洁。那个女孩一生中唯一一次父亲和母亲带她出去玩,就是去看牌坊,目的就是让她听别人对她的评价,好给她软性施压,劝她自杀。我想到了我父母了,其实我觉得他们在那种情况也会这么对我吧。我们被父母生出来从来只是个工具罢了,给他们赚得名声的工具。我的妈妈从小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为什么不去死。怨恨我为什么不是个男儿。要不是共产党当年只允许一个孩子,他们恐怕还得生一个呢。还有个九岁的就听父母哄骗守节跳河自杀的小女孩,看到她最后痛苦反悔了,父亲母亲用船桨打她让她淹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