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田园之悍女训夫录》锦绣田园之悍夫辣妻 最新章节 田园之悍女训夫录傲娇受

更新时间:2020-09-22 07:22:08

《田园之悍女训夫录》锦绣田园之悍夫辣妻 最新章节 田园之悍女训夫录傲娇受 连载中

《田园之悍女训夫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仓弗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沈岚,段珩

《田园之悍女训夫录》作者:仓弗,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沈岚,段珩,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喂!你说说!我怎么可能会拖你后腿?” “喂!喂!沈岚娘!你给我站住!喂!臭丫头!……” 段珩不服气的在后面叫嚷着。见沈岚娘不理...展开

《田园之悍女训夫录》免费试读

“喂!你说说!我怎么可能会拖你后腿?”

“喂!喂!沈岚娘!你给我站住!喂!臭丫头!……”

段珩不服气的在后面叫嚷着。见沈岚娘不理会他,他眼睛一转,威胁道:

“喂!臭丫头!你再不站住,我就不去了,让你自己去!”

沈岚娘回头无奈的看着他,道:

“你不会拖我后腿行了吧?我跟着你能吃香喝辣行了吧?还不快走!这大半夜,冷嗖嗖的,早办完事情,早回去睡觉!”

段珩冷哼:“这还差不多!”

二人来到沈岚娘家,沈岚娘先了进厨屋,她让段珩手拿燃起火苗的火折子给她照明。

厨房里原本捆得完好的一捆干柴已经没了,沈岚娘猜十有八九是被刘氏拿去了,好在角落里那一小堆杂乱的干草还在。

沈岚娘拨开干草,从里抽出了一个包裹,拍了拍上边的草屑。又伸手从那角落里摸出了一双软底素面浅灰绿的鞋子。

沈岚娘换上鞋子,把那双破洞的旧鞋扔到角落里,那日跑得急,只来得及脱下那身破嫁衣,其他行装都是她上山时的样子,本想养好伤后夜里偷偷回来拿走,却不想还是被抓回来,嫁给了这臭小子。

段珩眼神闪了闪,心道这包袱里是什么东西值得这臭丫头这么藏着,连一双鞋都藏,沈家的人有那么可怕?

沈岚娘穿好鞋子,就拎着包袱往屋里走。屋内梁下除了一根垂下来的挂钩,便空空荡荡的,她吊在梁上的那点大米也没了。

沈岚娘服了,吊那么高都能发现,雁过拔毛也不过如此。

她在原先躺的那处地方蹲下,地上原先铺的干草有些凌乱,却不像被人翻找过的凌乱,应该是刘氏给她折腾穿嫁衣时弄乱的。

她拨开正中间那一处干草,那处干草下的泥土有些新,沈岚娘拿过一旁没燃尽的干柴,对着那处新土开挖,不多时,边挖出了一包碎布包裹的东西。

段珩看着那包东西表面被印出的形状,像是一包银子。

段珩两眼睁大,不敢相信,这臭丫头不过是小丫头辫子,竟有那么多银子。

“这是银子?臭丫头你竟然有那么多银子!”

沈岚娘没理他,懒待解释。段珩只是不知里面就装了四颗银角子,其余都是铜板,才觉得多。在她看来这四两多的银子,实在太少。

她将那包银子放到怀中,又拎着包袱来到那种了一小片紫珠的院墙处。

那二三十株紫珠大都没有成活,仅有十株左右还精神着。

沈岚娘小心的拔出其中几株长势良好的紫珠,再站起身时,望了望四周,就阴恻恻的笑了。

今夜无风,沈岚娘家是个老宅子,四周人家都重建了新宅,屋顶铺的都是瓦片,离沈岚娘家都隔了好几米的距离,还有院墙隔着,宅屋之间离得就更远了。

沈岚娘估测,若是她家这破宅子的屋顶烧了起来,除非大风,不然祸及不到别的人家。

她将包袱塞给段珩,从他手上抢过火折子,大步进了厨屋,对着那堆干草一点。

完了又跑出来,对着段珩道,“快过来帮我一下。”

段珩不明所以,可看到厨屋里亮起来的火光,心里一跳,紧接着便是一阵不由自主的兴奋。

他兴冲冲的跑过去,咧着嘴道:“要我做什么你说?”

沈岚娘觉得这个段珩很上道,欣慰的踮起脚抬手拍了拍他的的肩膀,又指了指那较为低矮的厨屋的屋顶,道:

“把我抱起来,举高,让我能碰到这屋顶的稻草。”

“嗯!”

段珩点头,爽快的答应了,没等沈岚娘做好准备,就蹲下身,抱着沈岚娘的双腿,将沈岚娘举了起来。

沈岚娘被段珩这突然的动作,害得险些摔了一跤,便泄愤似的在段珩头上锤了一拳。

“急啥!害我差点摔了!”

段珩才感叹这臭丫头咋这么轻,便觉头上一疼,脑子有些嗡嗡作响,气得他想把沈岚娘扔下来。

却又知道自己理亏,这臭丫头这么弱,他一扔会不会把人扔没命了?他纠结无奈,最终只气哼哼的哼道:

“我又不是故意的!”

她却扭过上半身,将火折子伸向那屋顶的茅草。

见那燃起的火势,沈岚娘莫名的有些激动,她快速的拍着段珩肩膀。

“快!放我下来!”

段珩蹲下身,将她放了下来,沈岚娘咧嘴笑着拉起段珩就跑。

“快!咱们快跑!”

段珩也莫名的跟着激动。

二人无声欢快着,惊心肉跳的跑出了村,远远望着那渐大的火势,两人相互对望一眼,终于忍不住,同时捧着肚子拍着大腿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你这臭丫头真是疯了,烧自己家的宅子都烧得那么高兴。”

沈岚娘笑着冲他挑了挑眉,眼波得意,她反问道:“不烧留给别人住?”

段珩呆了呆,觉得此刻的沈岚娘看起来真是可爱极了。

他难得有些傻气摸摸后脑勺:

“嘿嘿,那倒是,若是我,我宁愿烧了也不留给我讨厌的人。”

“这就对了!走!咱们回去!”

段珩点头,跟上沈岚娘的脚步。他还是有些兴奋。

虽然他也经常搞破坏,但都是一些恶作剧似的小破坏,哪有像这次这般,动手就烧宅子的,还是在半夜,偷偷摸摸的烧。

他还是第一次做这么刺激的事,而且没有一点负罪感,只觉得解气,爽!

他一路嘴巴不停的描述明早沈岚娘的爷奶和那些伯父伯母看到被烧得断壁残垣宅子,将会如何如何的呕血。

还嘱咐沈岚娘,以后再深夜出来干这种坏事,一定要叫他一起。

还道他此时此刻的感受,就是他觉得他就适合做这种惩恶扬善、除暴安良的侠义之事……

沈岚娘被他吵得耳朵嗡嗡作响,满头黑线,她觉得她今晚可能将段珩带得更歪了。

月上中天,此时道上亮堂堂的,行走的人自觉别有一番风味。

然而路走到一半,沈岚娘突然眼前发黑,脚步虚浮无力,她觉得,肯定是段珩魔音穿耳般的念叨,让她原本就受伤的脑袋承载不住,脑垂体失衡,才导致她提不起力气,要晕不晕的,所以……

“段珩……你背我回去成不?我走不动了……”

段珩已走在她前面多时,他自己一人说得津津有味,完全没注意到沈岚娘没跟上来。

当听到沈岚娘有些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他心里顿时一咯噔,嗖的扭过头去看沈岚娘。

这才发现沈岚娘捂着头,整个人摇摇晃晃,好似他再不过去扶,她就会摔倒在地一般。

段珩急忙三两步飞奔向沈岚娘,人还没到,便率先伸手去扶住了她。

“臭丫头,你,你怎么了?”

沈岚娘强撑着眼皮,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她像呓语般,声弱如蚊道:

“背我回去……”

段珩听了这话,本能的反抗,他音调邹然拔高,道:

“吔!你想得美!想让小爷我背你回去?你咋不上天呢?臭丫头别装了……喂!你别倒啊!唉~站稳!”

此刻段珩意识到沈岚娘不似作假,他眉头皱起,却语气不屑道:“切!算了!爷我今儿心情好,看在你那么可怜的份上,就背你回去好了!”

说着他将包袱挂到沈岚娘身上,一手反扶着沈岚娘,一边在沈岚娘面前蹲下,道:“上来!”

沈岚娘半磕着眼,还有几分清醒,闻言,便软骨头一般,倒在了段珩的背上。

段珩一个趔趄,两人险些一同摔倒在地。

段珩两手撑地,手心火辣辣的疼,他两眼冒火。

“臭丫头!叫你上来!不是叫你砸下来!”

沈岚娘没应他,只觉头晕得厉害。

段珩将人背稳,感觉到沈岚娘呼在他脖颈间的气息滚烫,心道:这臭丫头怕是风寒了。

月光银白,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段珩的脚步声和喘气声。他加快了脚步朝白漯上村走去。

待到村口,段珩已是有些脱力,沈岚娘就算再瘦弱,段珩到底也才十三岁,背着人走了那么久,自然体力会不支。

他咬着牙,没敢停留半步,就怕沈岚娘从他背上摔下来,他就再也没力气将她背起来。

圆月西斜,夜色依旧如霜,村里时不时传来几声狗叫声。

好容易回到了家,他轻手轻脚的将沈岚娘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又去厨屋七手八脚的切姜熬汤。

一番动静惹得睡梦中的李氏也睡得不大踏实,时时传出几声咳嗽声。

段珩的动作就愈发的轻了。

他觉得自己很倒霉,碰上沈岚娘之后就特别倒霉,都不知吃了多少亏了,现在又得伺候她,怎么想都觉得心里不舒坦!

他打着哈欠,近乎粗鲁的给沈岚娘灌了两碗姜汤,见沈岚娘还不出汗,又好心的抱来自己的棉被,盖到沈岚娘身上,不多时沈岚娘果然发了汗。

他想把棉被收走,去睡觉,又担心沈岚娘发了一堆汗又着凉,想了想到底还是没拿走,一副舍身取义、大义凛然的回了自个床上,滚两圈卷了一圈被垫,闭上了眼睛。

《田园之悍女训夫录》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仓弗)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沈岚,段珩)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仓弗)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田园之悍女训夫录》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沈岚,段珩),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田园之悍女训夫录》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